当前位置: 首页 > 校园文化 > 相濡以沫:打造我们的学术共同体

相濡以沫:打造我们的学术共同体

发布时间: 2020-07-14  | 作者:外国语学院  | 浏览次数:

南方外文公众平台的学生记者就“学术共同体”的问题最近采访了中山大学丁建新教授。采访内容如下:

学生记者:您作为最早参与南方外文学科建设的教授,您对于一个学科的建设有何理解?

丁建新:一般认为,一个学科的建设需要三十年。有些大学干了一百年了,有的学科还泛善可陈,这是我们要另起炉灶的原因。学术的进化如逆水行舟,不进则退。急不得、慢不得,轻不得,重不得。我们需要一个稳定的学科建设的环境,要少折腾。十多年就想办好一所大学,其实是不现实的。学者需要养、学科也需要养、大学也需要养。这些与各种数据无关,关键在于精神与文化。丧失了精神,那些数据其实反而误导人。我们很少按数据办事,我们希望能脚踏实地、实事求是。



学生记者:最近陶东风教授来访,据说对咱们学院有较好的评价。您能谈谈吗?

丁建新:陶东风教授是著名的文化学者,他原来在北京工作,最近几年来广州工作。因为我做一些文化研究,所以请他短暂地访问过学院。他走了以后,我看到他发了一条朋友圈。我相信他的朋友圈都是一些有影响的学者,所以我很感谢他为我们做了一条免费广告。他大概是讲我们的“南方外文十大原则”,评价说“朴实无华不唱高调不做梦、坚持常识和底线”。同时还表扬了我们今年有三十七名学生考上国内外知名大学。他谈到的两个问题看似矛盾,实际上互为因果。我们做文化建设,为的是培养人才。其实是水到渠成的事情。



学生记者:什么是“南方外文十大原则”?请您谈谈。

丁建新:我们学院是大学院,学生两千多人,教师一百多人。所以很多时候我没有办法接触到大部分师生。我只好通过写文章、微信平台等方式推广我们的办学与学术观点。一些重要的观点,涉及到师生都能直接受用的,我们都用镜框的方式,挂在学院走廊。让师生们慢慢消化、耳濡墨染,这比咄咄逼人的说教也许会好一些。在我们学院的进门大厅,挂着三块镜框,“南方外文十条原则”、“我们的人生哲学”、“南方外文师生爱情、婚姻十条箴言”等。都是一些大白话,但都是我们一生的思考。我们不一定做到了,但我们可以提出来一起思考、一起修行。“不要谈钱,谈钱伤感情”、“跪着是教不出好学生来的”、“做点家务不吃亏、还能锻炼身体”、“得理要饶人”、“爱拼才会输”等等,诸如此类的大白话。大家都说“爱拼才会赢”,毕业典礼的时候,我嘱咐大家“爱拼才会输”。走入社会,不能什么都要、什么都去争,很多荣誉是争没的。我们总得有点利他的精神。说到底,这些都是有关灵魂的东西。我们希望通过这些来践行主流话语所谓的“思想政治”。



学生记者:今年考上三十七名研究生,我想请您谈谈这方面的想法?

丁建新:其实我刚才讲了,这是水到渠成的事情。今年学位授予仪式的中间休息,另外一位学院的院长谈到这个问题,也希望让我谈谈经验。我说其实没有什么经验,完全是学生自己去拼出来的。我们负责的事情就是把老师进好、把学术环境搞好。我经常讲,老师进好了,教学不需要管。靠管是出不了好老师的,管得了一时,管不了一世。教学应该成为一种自然、一种自觉、一种欲望。之前黄达人校长说,办大学就是“办环境”。我当年不理解,现在才知道真的如此。我们今年许多孩子考上伦敦大学、墨尔本大学、香港大学、中科院大学。其实真的很不容易。我每年为了这些孩子写推荐都花了不少功夫。他们找我,我得有求必应。他们总以为我写的有用,他们单纯啊!我的朋友圈主要是这些找我写推荐的孩子。他们考上了,有的懂事的会给我发个短信表示感谢。没有表示感谢的,我也通过朋友圈知道他们求学的行踪,并没有散落天涯的感觉,他们迟早会学成回来的。考研对于学生来说,能改变命运;对于学院来说,是一个实打实的考核指标。现在许多考核的业绩是用钱堆起来的,课题、文章、项目、工程、排名、引用,其实都是抢钱的手段,唯有考研是不花钱的,是培养学生。



学生记者:请您谈谈“学术共同体”?

丁建新:这也是当年黄达人校长提出的大学理念。我当年也不懂,现在才慢慢悟出点道理。我想我们的学术共同体应该是公平、正义的学术共同体,而不是学术江湖。学术乃天下公器,而现在的学术圈江湖味儿太重,其实都是一些低级的趣味,与学者、学术应该有的相去甚远。我最近读一些关于“魏晋风流”的历史。嵇康、谢安、王羲之、陶渊明,你看,都是一些高尚的灵魂,多少年后我们还津津乐道。现在学术圈的一些人和事,我相信都行之不远。到处是“学者”,却很少有学问;文章很多,文采却很少。我们似乎看不到有光线透进来,看不到边的感觉。我是避而远之,越远越好。“逃逸”也许是一种最好的心灵状态,我逃了许多年!学术共同体应该是共生共荣的共同体,而不是一个互辱、互害的共同体。对于有些不能给我们带来荣光的圈子,我们逃得越远越好。



学生记者:为什么要“相濡以沫”?

丁建新:其实我刚才已经谈到了作为学术共同体应该有的文化。也许用“相濡以沫”来形容这样一种文化咋一看来并不妥当。因为我们现在都知道“相濡以沫”是用来形容夫妻的。其实语言是这样,有的时候用多了,用惯了,大家就淡忘了原来的本意。 《庄子 内篇 大宗师》里说,“泉涸,鱼相与处于陆,相昫以湿,相濡以沫,不如相忘于江湖”。我们看回原文就知道,是讲鱼在困境里,以微薄的力量相互支持。以鱼喻人,讲的是友情。我想,我们的学术环境如此糟糕,我们作为学者、同事、师生,更要维护我们所拥有的共同体。用心营造、用力打造、用情维系。



学生记者:那请问这些年,为了打造“相濡以沫”的学术共同体,我们做了什么?

丁建新:首先我们试图定义学术共同体的边界。哪些是学术问题、哪些是道德问题、哪些是法律问题、哪些是邻里之间的问题、哪些是家庭的问题,我们分得很清楚。在中国文化中,这些似乎没有边界,一锅粥地混在一起。我经常说,学术归学术、学院只管学院的事。你的家庭、爱情、邻里的事,别拿到学院来。那些是工作之外的事,我们管不了。我们要管好的是工作的事。有些是法律要管的事,用道德的大旗压不了。有些是人之常情,不仅要合乎理,也要合乎情。人非圣贤,我们的教育要接点地气。人之为人,首先要学会讲人话。这个人,是人性的人,人道的人,人文的人。
其次,我们以学术牵头,以文会友,与正直的人为伍。这些年我们建立我们自己的院友会,按商务、教育、行政、科技等行业分类,希望找回我们的孩子。同时,我们牵头成立粤港澳大湾区应用型外语学科联盟,以温泉镇为中心,融学术、人文与旅游为一体。我们在悉尼注册国际性的学术组织,在国内外开展公益性的学术活动,不收分文。我们还做好学院文化的顶层设计。最近还请湖北歌舞剧团的作曲家为我们的院歌《我许你满山红叶》谱曲,这些都是在做文化、做精神、做灵魂的工作。古人云,“兴于诗、立于礼、成于乐”。一所大学最可怕的是精神的堕落、礼崩乐坏。我们需要托起点什么,不要一起沉沦。



学生记者:最后请您谈谈对南方外文的情感。

丁建新:出走一生,归来心如铁,发已如霜……